首页 >  手机频道

这些大咖参与了“围读剧本”,却也没能拯救最终扑街的剧

作者:

来源:

发布时间:2019-08-14

“流量失效,无剧可看”只能剧本来救

 

除去《延禧攻略》和《镇魂》两部流量网剧不说,从口碑上来看,今年到目前为止是没有电视剧爆款的,且数量与题材类型相对减少,大IP和流量小鲜肉似乎已渐渐“扛不动”收视的“大旗”了。

 

以豆瓣评分为例,去年共有18部国产剧豆瓣评分超过八分,而今年截至目前为止只有8部,不到去年的一半。再看看隔壁的日、韩、英、美剧,八分起跳的剧目比比皆是,九分剧也不在少数。

 

优质剧减少的原因当然有很多,比如:资本热潮的褪去,“快钱”越来越少;行业不断发展,缺少了核心的创作等等。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观众审美意识的加强,对影视剧的评判标准越来越高,比起IP或流量明星“护体”,他们更重视故事本身的逻辑性、特效水平、画面比例、色彩搭配以及演员演技等等,任何一个方面产生了“短板”,就很容易引发恶评。

 

比如: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故事空洞、节奏拖沓;《幻城》特效甚至只有一毛;《太子妃升职记》辣眼睛的撞色配色方案;《创业时代》中baby僵脸瞪眼的演技……


 

而若想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,单单做到一项或几项,都是不够的,观众恨不得它是一个“十项全能”的项目,在各方面都达到相当的水准。

 

当IP和流量明星开始失效,业内创作者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剧本的重要性,而这份重要不能只停留于编剧个人的剧本创作,还要包括导演、演员,以及编剧、统筹、策划等等相关剧组人员对它的不同意见和建议,围读剧本就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 

大咖围读剧本后,就能挽救国产剧吗?

 

在宋方金与史航的对话中,以刘德华为例,认为通过数十年打拼一步步爬到巅峰的大咖,因自身的丰富经验,深知剧本的重要性,往往很乐意参与剧本围读。《失孤》因此有了为期两天的围读,最终发现原先剧本的140场戏是过长的,在已定的拍摄周期里无法完成,经过开会论证、研究,剪掉了近20场戏,打磨出了更完善的作品。

 

 

拿下30亿票房的《我不是药神》也是如此,制片方放弃了咖位大的演员,选择了咖位大且有时间的演员,不厌其烦的进行剧本围读,大家在思想碰撞中亲近彼此,徐峥曾坦言这是他从影以来最喜欢的一部作品,也是最团结的一个剧组。

 

相反,往往是流量演员,才会出现“没时间”的情况,连正常的拍摄档期都给不满,需要用到替身、抠图等技术手段弥补拍摄镜头的不足,更别说静下心来用时间慢慢围读剧本了。

 

但大咖参与围读剧本后,就一定能带来更优质的作品吗?其实也不见得。《创业时代》在电视圈来看,已算是阵容相当华丽了,Angelababy是花旦行列的第一梯队,黄轩是陈凯歌、冯小刚等名导都用过的男一号,周一围也是正当红。

 

此剧开拍前便展开了好几次围读剧本但工作,公开的照片中baby总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剧本,但播出后豆瓣评分只有3.4,不少观众表示,这可能是黄轩、周一围两位男演员从业以来评分最低的作品了。

 

 

然而锅就一定要baby的渣演技来背吗?将整个作品看来下的观众,就会发现,剧中bug比比皆是,无论故事背景,还是思维逻辑,到处都是硬伤,很想问问导演和编剧,围读剧本时大家都在想些啥?

 

从照片上看,《创业时代》围读剧本的过程相当粗糙,只有导演和主演几人,缺乏其他创作者的身影,或者仅是拍摄中途的短暂商讨,都不符合围读剧本的基本要求,被骂不冤枉。

反观《归去来》的围读剧本,算是很专业的了。

 

导演刘江一直保持“围读剧本”的传统,总是和编剧一起率领全体演员、摄美录服化道各部门主创,围坐一桌,一场一场通捋剧本。据了解,《归去来》的围读时间长达7天,唐嫣和罗晋均全程出席,但结果却同样扑街了。

 

主创人员的用心的确值得赞赏,但剧情注水、情节拖沓、职场设定薄弱、情感线狗血、留学生设定与现实脱节等种种因素,导致最终该剧的豆瓣评分5.2,连带着收视一起扑了。

 

 

有的人可能要质疑,这种失败仅存在于电视圈,于电影都是成功的。其实不然,中国版的《解忧杂货店》电影同样有剧本围读,王俊凯、董子健等当红流量明星也都参与,但结果同样扑街。这是否能从侧面证明,即使有剧本围读,且主创大咖均参与此围读,也不能避免一部剧“凉凉”?

 

那么,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呢?

 

围读剧本真的有必要成为硬性行规?

 

我们有这方面的忧虑,业界大佬同样也会有。对于围读剧本的必要性,刘杰导演便持不同观点,他认为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 

刘杰是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作品大都有其独特的艺术性和人文情怀,获得过柏林、威尼斯等国际电影节奖项。他以自己监制的《六弄咖啡馆》为例子:“演员林伯宏因为太熟悉剧本,知道后来小绿的母亲会去世,所以看她的眼神会不自觉地带着一丝悲伤。”这在他看来是出戏的。

 

刘杰


有时候演员如果太过清楚剧本,就会提前给自己预设很多反应,将自己规定到某种情境中,反而失去了创作的灵活性。所以在拍摄《宝贝儿》时,导演从不会让杨幂提前看剧本。

 

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反对围读剧本这种方式,如果大家对剧本有疑虑,必须开会研讨;如果有一群非常有想法的演员想要彼此碰撞,可以提前试戏,就像《药神》那样,很多正片中的笑点都是围读时想出来的。

 

此外,编剧宋方金虽然表明支持围读剧本,却也给出了限制条件:必须澄清一点,围读剧本指的是围读水平在及格线以上的剧本。不及格的剧本,无论怎么围读,都是围堵。围读剧本,是后天措施,有助于项目水准的提升;先天不良的剧本,不在此列。

 

也就是说,一部剧如果真的在围读剧本后仍然扑街,那么锅绝不在于围读这一行为,而是剧本本身存在问题,在一个有问题的东西上再怎么用心整改,最终也是无用的。

 

宋方金


用正确之道,做切实有用的围读 

 

找对方法再做事往往才能事半功倍,有的时候作品扑街除了剧本有问题外,围读的方式方法也是有讲究的。

 

国内的围读剧本以前叫剧本研讨会,一个记者朋友曾经偶然参加过黄奕主演的电影《四妹子》的剧本研讨会,和韩国的剧本朗读会以及好莱坞的“table reading”天差地别。

 

国内的这种剧本研讨会主要是导演或者编剧针对剧本提出一些意见,在座的每个人都要针对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,很多人其实都没能做到提前观看剧本,却在里面浑水摸鱼,一场“茶话会”结束后,什么实质性的问题都没能得到解决,只是娱乐了自己。

 

 《太阳的后裔》围读剧本


韩国的剧本朗读会则是从剧本入手,一遍遍的捋清楚人设和人物关系,加深理解人物情节,推敲拍摄方案,落实分镜、场景、人员,准备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预案。在此过程中,主要演员要按照剧本情节大体以台词方式演绎剧本,这对演员的台词功力也是种考验。

 

好莱坞的“table reading”基本上是按照剧本的内容,进行一次简短的过程演绎,除了主创人员,也允许小部分观众通过购票的形式入场观看,比如昆汀的电影《八恶人》的“table reading”门票便是100多美元一张......

 

 《八恶人》围读剧本


昆汀担当旁白,引导故事发展,演员以声音和表情完成一场表演,观众的存在往往会激发这个非正式场合下演员的创作力,且即使有问题也无伤大雅,及时发现问题才能创作出更完善的影视作品。

 

其实,不同的国家,甚至不同题材的影视剧组,都可以有其独特的围读剧本的方式,关键在于用心程度以及是否行之有效。围读剧本可能无法拯救一部剧最终的失败,但总的来说绝对利大于弊,国产好剧越来越少,何不静下心来读读自己的剧本呢!

 



 

往期回顾

    |易烊千玺|崔永元| 乐华七子 | 金庸爱情|

|  万圣节 |   |明星官宣 |李咏离世|

 |一本好书 |




下一篇: 世界上没有人能撩狮子座? 上一篇: 增长焦虑下的新流量洼地